来自 万发彩票网址 2018-08-24 11:25 的文章

若是以后你有需要大家出力的地方,到时我们再

 心理作用,李逍想说,这完全就是他们自己的心理暗示,但他也没有去说什么。
 
    依然撑的慌,只好继续打拳,反正也睡不着。
 
    这个晚上,李逍带着大家打了七八遍太极,然后又喝了两碗山楂水,最后折腾到三更半夜,终于感觉稍稍好点,然后冻的不行,只得钻回房间去了。
 
    住进大宅,李逍这个家主自然睡的是最好的北房大间。
 
    这是最好的房子,冬天可以晒到太阳,有很长时间的光照,冬暖夏凉,夏天通风凉爽,冬天有太阳照射。而且房屋也大,房里的家具都是现成的。
 
    只可惜缺少一张火炕,李逍决定回头就让人给屋里盘上炕,没有火炕实在是太冷了,虽然那架床上垫了狗皮和稻草,床上还有丝绵被,但哪有炕暖和啊。
 
    李逍体贴婉娘还在生理期,于是特意用火盆生了一盆木炭火,把炭盆放到了床下,这样也算是个简易的火炕了。
 
    “你的手脚还冰凉啊,放我怀里我帮你暖暖。”婉娘自己的手脚也冰凉着,却要帮李逍暖。
 
    “不用,我大男人火力壮,一会就暖和了,倒是你,手脚冰铁一样,我给你暖。”
 
    他伸手去拉她的手,婉娘还挣扎了几下,最后挣不脱,只好任由李逍握着按到怀里,感受到他怀里的温暖,和那扑通扑通的心跳,她觉得自己也暖和了许多。
 
    依偎在丈夫的怀里,感觉心跳的厉害,睡意全无。
 
    ·······
 
    张扒皮父子被抓,家宅被封,这事情迅速在蓝溪乡传开。做为这几年蓝溪乡的首富,张扒皮出事,确实震动全乡。
 
    大家一面在四处确认这个消息同时,一面也暗自高兴,甚至有人公开拍手称快。
 
    “该死的张扒皮,终于得报应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可不是,人恶有天收啊。”
 
    “知道张扒皮怎么出事的没?”
 
    有人立马来了精神,“难不成你还知道?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说啊,前些天我在这里见到一人回蓝溪,骑马仗剑,带着一伙人。我当时还以为是外乡过客呢,就上前招揽,结果你知道人家是谁吗?”
 
    有人对这个小伙计的卖关子不满,“是谁,你倒是快说啊,小狗子。”
 
    “李家坡的李三郎。”
 
    “李三?可是那个拼命三郎李三?”有人马上说出记忆里的一个人来。
 
    “可不就是,正是他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说他早死了吗?”
 
    “没死,活的好好的呢,几年不见,人家现在高大威猛着呢,骑马回来的,估计是衣锦还乡。”
 
    有人哦了一声,拼命三郎刚回来,张扒皮就被抓了,家还被抄了,难道说这里面没有什么联系吗?
 
    不可能真的只是巧合吧?
 
    这时又有一个人爆了一个大料。
 
    “李家坡的大宅换了主人了,李大善人的儿子在赵录事的亲自陪同下已经住进了那大宅。”
 
    “昨晚李三郎在祖宅摆席庆祝,一顿饭吃了两只羊半头猪,还有几十斤牛肉呢,摆了三口大锅在大院里炖肉,请他家的庄户仆人吃饭,人人都尽管敞开了吃,管饱管够!”
 
    “天啊,这是真的吗?”
 
    “可不是咋的。”
 
    “真想不到,李三郎起死复生又回来了,还一回来就把张扒皮给弄垮了,这个李三郎,是衣锦还乡了啊。”
 
    张扒皮、李三郎。
 
    张家完了,李家又起来了,这天,蓝溪这条长街上,所有的人都在热议这个话题。
 
    整个蓝溪人都知道,李家三郎又回来了!
 
 第49章 占便宜
 
    在这个通信基本靠吼,治安基本靠狗的年代,百姓极度缺乏娱乐,连官府杀人处斩都能吸引无数人围观。
 
    大家无事的时候,对于八卦的兴趣那是极大的。
 
    蓝溪这个秦岭北麓的山腹里,大家一边猫冬,一边对李家和张家的这出恩怨情仇大戏是不厌其烦的打听、传播。
 
    各种各样的版本四处飞扬。
 
    什么李逍死而复生,大难不死,后来投军,在边关打仗立功已经当上了军官,如今衣锦还乡,为死去的父亲报仇。
 
    什么李逍在外的时候遇到一位高官赏识,娶了大家千金为妻,如今重返蓝溪,把张家打落马下。
 
    更有人传说李逍在外经商,赚了大钱,回来后结识了县令,因此有县令撑腰,直接拿下了只有赵录事撑腰的张扒皮。
 
    官大一级压死人嘛。
 
    当然,大家也对李家昨天的那场酒席十分有兴趣,什么三口大锅院中架,炖牛炖羊煮猪肉,饭管饱肉管吃什么的。
 
    甚至还有人说,李逍还要在家里办个学堂,让自家佃户的孩子们免费去读书,甚至还包孩子们的午饭,若是读的好的,一月还能赏几斗小米。
 
    李家坡、李三郎,这几个字眼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蓝溪人嘴上的热议词。
 
    消息越传越广,许多人开始往李家庄跑,有的人只是单纯的冬日里无聊,跑来看看热闹。
 
    也有的人,是觉得李家大宅换主,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 
    大早上,李逍起的很早,昨天没怎么睡好,积食。
 
    早早起来,继续晨练。
 
    刚运动了一会,身上才有了点热乎劲,结果就有好多人跑来了。
 
    来的最早的是那边祖坟田那庄子里的庄户们,这些天大家习惯了吃大锅饭,甚至做什么事都由李逍来安排。
 
    只管听安排做事,然后到点了就捧碗吃饭就是。
 
    现在李逍回了大宅,只带了从江南带回来的几人,原庄子里的几十口人依然留在家里,只有赵大夫和婉娘、李贞三人一起回了大宅。
 
    没了李逍,他们一时都不知道这日子要怎么过了,因此早早的就跑来了。
 
    有人心里还在担忧,三郎回大宅了,那以后大锅饭是不是就没得吃了。也有人在忘着李逍承诺的让孩子免费上学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大家来了,今天早上霜大,挺冷吧。”
 
    李逍看到大家眉毛上还挂着白白的霜花,便停下动作,招呼大家进屋。
 
    “先进屋烤下火,早饭已经在煮了,马上就好。昨天吃的太油腻,今天早上就喝点小米粥,还有骨头汤。”
 
    有个年纪大点的庄汉问,“三郎,今天我们干什么呢?”
 
    “嗯,那边庄子里的活也不要停下来,该修补的房子继续修补,准备建的几栋新房子也继续建起来。”
 
    “三郎已经回大宅了,那边房子还要盖吗?”有人问。
 
    “继续盖啊,那边房子本来就挺紧的,大家住的很挤,有些家里孩子大了还挤一间房里。趁这次机会,大家多盖几间新茅草房,到时家里人多的,就分到新房里住。”
 
    茅草房不要什么本钱,主要还是点人工,反正现在没什么事,大家吃饭又都在李逍这里,所以李逍安排他们继续盖几间房子。
 
    有人欲言又止,主要还是以后吃饭的问题。说实在的,现在大家一起修房盖屋,但又不能赚钱,他们做为李家的佃户,还吃东家的饭,总觉得不太踏实。
 
    可大家现在都穷,如果不吃东家的,那这个冬天就得挨饿。
 
    最后还是黄老汉先开了口,“三郎,如今你也回到大宅了,我们现在继续来这边吃饭也不合适,我们不能这样白占主家的便宜。我们之前也商量过了,觉得三郎这边现在也没有债了,情况还好些,手里还有些粮,因此我们打算每家跟三郎借点粮食过冬,是借。等来年夏收之后,我们再还。”
 
    这个倒出乎李逍的意料,大家日子都这么苦,刚吃了两天饱饭,可大家却说不能白占东家便宜,并不愿意继续吃白食。
 
    百姓虽穷,可却又非常的有自尊。
 
    让人意料。
 
    “黄伯,之前我就说了,你们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,拿出家里的一点粮食帮我家还债,还替我照料婉娘、三娘她们,我感激不尽。我们共患难过,是一家人,有我李逍一口吃的,就不会让大家饿着。”
 
    “三郎,你说的这些我们明白,可那些也只是我们应当做的。那边庄子里的七八户人家,都是历年逃荒逃难过来的饥民,是李家几代家主收留我们,把我们安置在那边,没有你们李家,我们这些人也早饿死了。你们有难,我们出点力也是应当的。”
 
    另一位刘伯也道,“是啊,一码归一码,我们这些佃户怎么能一直白吃东家的饭呢,这不合规矩。三郎要是愿意,就借我们一点粮,以后我们再还。若是三郎有需要我们下力的时候,就喊我们过来,管顿饭,或者给点粮食工钱,我们也收的心安理得的。我们虽苦虽穷,可也不能死皮赖脸的白吃东家的饭,要不会让别人戳脊梁骨的,晚上会睡不着觉的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是啊,三郎肯让杨先生收我们的娃儿读书,我们都感激不尽了,哪里还能再占三郎的便宜,吃你的白食啊。”
 
    不管李逍怎么说,大家却都是不同意再来这边吃大锅饭了,虽然李逍的大锅饭真的好吃,可大家还是忍住了。
 
    人虽穷,可只要还能活的下去,就没有人愿意放弃尊严。
 
    “三郎,你也莫再说了,乡亲们的心意很清楚了,大家要的不是施舍。”赵先生这个时候也出来说话了,“如乡亲们说的,你借粮食给大家,也不要限定归还日期,不要收息就好。若是以后你有需要大家出力的地方,到时我们再按工算工钱就好这样大家也安心。”
如果省着点吃,是能吃上三四个月时间的